[專欄]眼睛

作者: YC

新冠肺炎三年,街上的人都戴著口罩。不知是否因為心理作用,戴著口罩的人的臉容似乎比以前更賞心悅目。由於工作需要,同事們把他們的秀髮套在一頂類似即棄浴帽的帽子內,而他們有三分之二的容貌又被口罩所遮蓋,只剩下眼睛是能夠看見。有見及此,女同事們把心機都花在眼部的濃妝豔抹。有趣的是,妝容越是濃厚越是讓人感到誇張俗氣、妖豔而不舒服,反之越淡則不夠起眼不能讓人留下印象。眼睛是靈魂之窗,據說只要看著他人的眼睛就能明白其心之所向、心之所想。

我和她的相遇始於一眨眼間的對望。她眼化濃妝,濃密的眼睫毛植在她黝黑的眼綫上顯得異常地長,甚至越過了她的雙眼皮。啡色的頭髮被工作用的帽子整齊地收好因而露出了雪白的額頭,那雙從容不迫的眉毛隨著她的笑容彎彎地落下。口罩掩蓋著她細小的臉蛋和略尖的下巴,那對黑黑的眼珠在她濃厚的眼妝下顯得更大而明亮。

 

那天,我和她都各自被上頭外派到另一部門工作,人生路不熟加上工作不算太忙碌,很快便聊了起來。原來我們早在去年的一個工作場合便相遇,當時因工作關係只是閒聊半句,未有時間深入了解。雖然當時只談上半句話,可是她身上散發著的高雅氣質卻令我瀝瀝在目未有忘懷。


「又不是那部門的人,我們更該好好放鬆把事情交給他們辦就好了,反正都幫不上忙嘛!」我說。說罷,便聽見遠處的人說「病人做完手術了!」

不料,她纖細的身軀便戰戰兢兢地衝上前幫忙量度血壓和做各樣的基本檢查。她仔細地觀察著病人,她那雙眼睛一時像是試著了解病人的需要,一時就像與他們身同感受似的對他們的情況感到同情。她在冷冰冰的復甦室內走來走去,為病人的需要而忙碌。病人走後,她左手挰著袖子右手拿著布優雅地消毒儀器。工作固然枯燥乏味,然而那雙眼卻顯得奪目耀眼。


良久,一群人圍在我們對面說笑並講得火熱。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對著我們評頭品足。字裏行間一時稱讚上頭外派人手,一時稱讚我們是得力助手,一時卻暗地比較我們的出身背景。

「什麼!他的意思是指她是花瓶嗎!」我暗自為她心抱不平。

我看著她的雙眼,傻傻的懵懵懂懂,她似是沒有聽明白背後的意思,垂下眼簾,只是尷尬的笑著。

「是啊!她漂亮得連病人都稱讚她好呢!」我大聲說。

「你是在耍我吧!」她抬起頭,睁開那雙好看的眼睛望著我,瞳孔又再次放大起來。


雖則說濃厚的妝容讓人感覺華而不實,她那優雅的一舉一動、一個眼神的交流無疑表露出內心的真誠和懇切。再次凝視著她那雙晶凝通透的眼睛,我看到的是她純潔的內心。

再多看她一眼,一眨眼間的對望,再也未能忘懷。

美在於發現、在於邂逅。

 

(專欄文章不代表 ManHungTech 立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