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你好嗎

記得孩童時期,學校很早便教問候別人的方法,英文科教 “How are you?",以及必備的標準答案 “I am fine, thank you.",作基本禮貌之訓練。長大後才發現不一定回以機械式答案 “I am fine, thank you.",原來還有多個答案可供選擇,況且人生並非日日愉快,所以無需逼自己每日都 “I am fine",也不一定要說 “thank you"。

長大後,發覺你好嗎這三個字算是一個不錯的開場白,能夠快速打開話匣子,且不會產生尷尬的感覺。無聊吹水、有事找人請教、約人食飯、關心問候,統統可用一句你好嗎來展開對話,猶如萬能 key。接著兩人互報近況、互相關心,維繫感情。Man 曾在某篇文提過,所有關係乃雙向,雙方需要溝通、交流,才能維繫感情,否則淪為對牛彈琴。

 

繼續閱讀 “[隨筆]你好嗎"

[隨筆]今年 DSE 考生係最把炮的一屆

Photo by Louis Bauer on Pexels.com

今年的 DSE 考生,為最堅強、最刻苦的一屆,也是最不幸的一屆。

自去年六月起,社會動盪不穩,一度停課,拖延學習之餘,種種社會不公義同時影響考生的情緒及狀態。今年就有武漢肺炎,學校在考生衝刺之際再度停課,模擬試取消,學習難免受到影響,加上考期延期,還要爭奪口罩、消毒用品。面對如斯內憂外患,其壓力煎熬非筆墨可形容。

 

繼續閱讀 “[隨筆]今年 DSE 考生係最把炮的一屆"

[隨筆]談網上寫作

Photo by bongkarn thanyakij on Pexels.com

不知不覺養成了每月一隨筆的習慣,早前寫好了本月的隨筆,自覺言之無物,文筆生硬,於是砍掉重練,改談個人對網上寫作的心得。寫了數年文,有時很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觀察和得著,奈何平日集中寫 Nokia,甚少與大家談寫作。

身於這個時代,資訊流通又多又急,不同的消息接踵而來,消化不及本是平常,何況是分析、評論,卻培養一班望兩眼便大發議論的專家,消息一出就爭奪話語權,分秒必爭。這個做法不難理解,對於一件事,你會有興趣閱讀第一、二、三篇見解,卻不會讀第四篇,因為你自以為從頭三篇得到足夠的資訊,加上第四篇推出之際已經有另一議題,可見快者為王,content creator 被逼鬥快爭奪讀者眼球,尤其是社交平台。然而第四篇可能有最精闢的見解、最深入的分析,畢竟慢工出細貨,寫文章講求消化與思考,而文章內涵往往與時間成正比。

 

繼續閱讀 “[隨筆]談網上寫作"

[隨筆]亂世照妖鏡

文天祥<<正氣歌>>曰「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Man 經常說亂世乃一面照妖鏡,是人是妖,在亂世下原形畢現,表露無遺。近日對這番說話感受甚深,亦有失望。

武漢肺炎橫行多國,香港難免一劫,又記起2003年的沙士,不得不驚心。出現第一宗本地個案後,口罩、酒精、消毒用品隨即被搶購一空,手快有手慢無,為亂世揭開序幕。

 

繼續閱讀 “[隨筆]亂世照妖鏡"

[隨筆]古都的秋

Man 上個月月初到關西旅遊八日,住在京都,也有到大阪、奈良、滋賀各一日。適逢大阪市立美術館有古佛像展覽,才訪大阪一日。去年的冬來得晚,十二月初還有不少紅葉,一個人到京都賞楓,從烽煙四起的香港來到文化古都,空氣清新,心情也放鬆不少。一個人旅遊,沒有甚麼包袱,與秋風一樣,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京都四季分明,各有特色。春天有櫻花,一片粉紅花海;夏天草木皆綠,生機勃勃;秋天滿處紅葉、銀杏,詩情畫意;冬天賞雪,積雪鋪在金閣寺的頂部,好不優美。同一景點,四季景色各異,何來重複?

 

繼續閱讀 “[隨筆]古都的秋"

[隨筆]從黃埔江到維多利亞港

這幾天在寫姚莉精選的碟評,早幾天發布第一篇。跟過去的音樂文章相比,今次壓力蠻大,二十餘歲的年輕人寫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國語時代曲,時代鴻溝極大,似乎風馬牛不相及。雖然過去聽過多首姚莉的經典歌曲,例如玫瑰玫瑰我愛你、春風吻上我的臉、蘇州河邊、雙雙對對、站那高崗上,寫文跟聽歌是兩回事,還是要花不少時間及精力做功課,尤其是歷史背景,很怕寫得不好。姚莉原是上海百代唱片的當紅歌星,1949年因時局轉變而南遷香港,毅然放棄上海的事業及名氣,再次加入百代唱片,憑著實力重新建立事業,終成為香港的著名國語時代曲歌手。

昔日的上海,繁榮熱鬧,十里洋場華洋夾雜。思想、文化前衛之餘,唱片工業同樣發達,西洋樂器配上中文歌詞,刻錄在78轉的黑膠唱片,結果產生國語時代曲一名詞,與傳統戲曲形成強烈對比,代表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與社會風景。

 

繼續閱讀 “[隨筆]從黃埔江到維多利亞港"

[隨筆]記立山黑部之旅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此乃川端康成《雪國》的第一句,在日本無人不曉,未讀過此書者亦可道出。雪國指新瀉,即古時的越後國。

自小對日本的雪地充滿好奇,盼望有日可在日本的雪地漫步。或者,每個人心中也有一個雪國。

今年六月初有幸遊覽立山黑部,從富山出發,先在美女平行山,後登室堂,觀雪壁,再遊黑部水壩,最後乘巴士抵長野,轉乘新幹線回金澤,全程乘搭七種交通工具。有日本阿爾卑斯山之程的立山黑部是 Man 心目中所嚮往的雪國,一個位於高山的雪地,上次北陸之旅因準備不足,未有登山,等了一年終於成功到訪。小說的島村來自東京,一個繁華的大都市,Man 如是,從香港來到雪山,遠離煩囂。

 

繼續閱讀 “[隨筆]記立山黑部之旅"

[隨筆]寫在 Final Year 開 sem 前夕

九月一日,星期日,換言之明天開 sem。不經不覺就成為 final year 的學生,還有一年就畢業。

即將踏入 final year,自己心理上還未準備好,時間匆匆流去,少年人卻不知光陰消逝。幸好未見有白髮。以前愛多姿多采的生活,去到 final year,自覺疲累了不少,心亦累,突然發現平淡是福,想要平穩的生活,不想太過勞碌,一切如舊就好了。

 

繼續閱讀 “[隨筆]寫在 Final Year 開 sem 前夕"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