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看夕陽

日出與日落,是世界上最具規律的自然現象,太陽每日如常升起,然後如常落下,也界定了人類的作息時間。

Man 很少看日出,不太可能清晨五、六點外出,反而平日甚愛看日落。之前在 Facebook 分享了一張夕陽的相片,附上張惠妹<<聽海>>的歌詞: 聽海哭的聲音。有台灣讀者留言說不要在台中唱這首歌,Man 至今仍然不知何解。海會哭嗎? 此時想起<<滄海一聲笑>>一曲,發現浪濤並無心情可言,一切在於聽者的心態而定,傷心者聽海,海自然會哭,統統屬我們按自身感情所著的色彩而已。

 

夕陽的日文為夕焼け,近藤真彥的名曲正是夕焼けの歌,中文版則鬧雙胞,陳慧嫻的叫<<千千闕歌>>,梅艷芳就有<<夕陽之歌>>,兩者皆大受歡迎,旗鼓相當,導致頒獎禮鬧出不少風波。不論得獎結果如何,陳慧嫻一早決定告別樂壇,遠赴美國讀大學,在大紅大紫之際收山,顯其去意堅決。斜陽西去,必有日出的一刻,陳畢業後回港正式復出,推出大碟<Welcome Back>,Man 去年寫過兩篇碟評介紹之 () ()。話雖如此,陳慧嫻復出後似乎未能再次推出<<傻女>>、<<千千闕歌>>這類巔峰級作品,轉到新藝寶後事業未見有所起色。

這兩個月很喜歡一個人走到海邊看日落,戴著口罩欣賞夕陽徐徐落下的美態,還有那一片晚霞,雲層顏色漸變得帶有層次,浪漫得像印象派油畫,伴以連綿的浪濤聲,心境頃刻變得廣闊,忘我於塵世之外,種種煩惱牽掛拋諸腦後,飄於煙海。全神貫注眼前的美景,不懊悔過去,不擔憂將來,專心感受與享受當下的一切。

餘暉綻放,趕於黑夜來臨前盡吐最後的美豔,世人常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所蘊藏的感情相當複雜矛盾。讚嘆夕陽的美,卻帶一份婉惜的無奈與憂傷,黃昏太短,與櫻花一樣淒美而短暫,轉眼便完結。不過李商隱未免過份悲觀,因為日落後必有日出,定能復見光明,所以沒有甚麼好婉嘆。之前介紹過的<<前程錦繡>>歌詞正好道出 Man 的想法:

斜陽裡氣魄更壯
斜陽落下心中不必驚慌
知道聽朝天邊一光新的希望

以上歌詞可謂一語道破,今日過得艱苦,不代表明天同樣不順利。就算現況黑暗得灰心絕望,也要對未來有所期盼,老實說我們無法肯定明天會否更好,但都要對未來充滿信心,因為黑暗盡頭必見光明,開創全新的一日。

下次講鹿兒島看日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